羞羞视频免费在线观看,温碧霞香魂三级在线观看,靠比较件下载软件免费

向前向前向前:军歌为什么总能鼓舞人心?

樵棂    2021-08-09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

总有一些文字是带着旋律的,这句也不例外。它出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曾是提振士气、凝聚军心的“革命号角”,让我们感受到战争年代军歌的魅力。到了和平时期,军歌成为激发斗志、陶冶情操的“时代强音”,每当我们唱几句军歌,就会不自觉精神满满、铿锵有力起来。

那么,这些特别鼓劲儿的军歌都是怎么来的呢?

和军旗、军徽、军服、军衔一样,作为军队形象和军人气质的象征,军歌对于一支军队也尤为重要。
嘹亮军歌唱出的,是军魂所系,军威所在。
广义的军歌,泛指一切在军队中传播的歌曲。上至《诗经》中的《秦风·无衣》,《楚辞》中的《九歌·国殇》,以及后来我军中产生的《延安颂》《骑马挎枪走天下》,都算得上军歌的一种。

军旅剪影。来源/中国军网

军歌为什么总是铿锵有力呢?从专业角度看,军歌大多具有浓厚的“进行曲”风格,它们一般是2/4拍或4/4拍,曲调简单、音域不宽,形式上多为分节歌,歌词一般通俗简练、易于上口。
进行曲形式的队列歌曲大约在甲午战争以后传入中国。清朝兵败后深受刺激,委派袁世凯在天津训练新兵。袁世凯不仅聘请了军事外教,还效仿欧洲军队建立了中国第一支现代典礼乐队。
而狭义地来看,标识性军歌专指用以阐释某支军队或某个部队、某一兵种的历史、性质、特点和使命的歌曲,它们一般专属于某个部队,起到同军旗、军徽、军服一样的识别作用。如我军的《第二炮兵进行曲》《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之歌》《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之歌》,以及苏联红军的《布琼尼进行曲》、我国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黄埔军校校歌》等。
苏联的军歌影响
提到进行曲,苏联对新中国影响颇深。苏联音乐刚传入中国时,主要以哈尔滨和上海为中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苏共同处在反法西斯战场上,《新华日报》《中苏文化》等报刊经常介绍苏联音乐界的动态和音乐作品。苏联歌曲当时在中国亦成为教育人民、鼓舞士气的重要工具。
提到进行曲,苏联对新中国影响颇深。苏联音乐刚传入中国时,主要以哈尔滨和上海为中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苏共同处在反法西斯战场上,《新华日报》《中苏文化》等报刊经常介绍苏联音乐界的动态和音乐作品。苏联歌曲当时在中国亦成为教育人民、鼓舞士气的重要工具。

战斗中的苏联战士。来源/网络

1941年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很多苏联作曲家的创作热情被激发,谱写出大量战斗进行曲。传入中国的苏联歌曲,往往以表现阳刚之气与乐观精神的英雄主义作品占据主流。它们大多有铿锵的节奏、整齐的句式、旋律号召性的大跳以及富有战斗性的歌词内容等。

《布琼尼骑兵队》使用了大调,始终洋溢着豪迈的激情。它的曲作家达维坚科,是苏联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中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专业作曲家。他善于革新和突出行军歌曲的典型手法,强调其中积极的、刚毅的特征。在他的领导下,国立莫斯科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大学生创作组曾创作出大量类似歌曲,而尤以他在苏联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之后所作的《布琼尼骑兵队》流传最广,被公认为是早期苏联歌曲的经典作品。我们后来的《誓死不当亡国奴》《抗日少年先锋队歌》《上前线歌》等便使用了这首歌曲的曲调。

布琼尼骑兵队。来源/网络

还有一首对我们来说更熟悉了,那就是《喀秋莎》,表达少女喀秋莎对前往保卫祖国边疆的恋人的思念之情。这首歌曲不仅朗朗上口,也深刻反映了战争时代人们的心态,数百万人借此想象家中也有一位喀秋莎等待自己归来,许多战士还模仿《喀秋莎》的音律为自己心爱的姑娘歌唱,为理想和希望而歌唱。

歌曲对苏联卫国战争起到了非比寻常的激励作用,极大鼓舞了苏联青年参军报国的热忱。

“喀秋莎”与她心心念念的士兵。来源/网络

音乐传达的感情也感染了中国,战场中的中国军人也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军队歌曲。

丰富的军歌创作

早在长征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军歌就已成规模、流传至今,最出名的要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后,他亲自制定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1930年5月,毛泽东和朱德又增改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在1930年9月17日正式写入红一方面军颁布的《红军士兵章程》。三大纪律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是: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军队学唱军歌。来源/网络

别看这首歌传唱度极高,时至今日都会出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的演奏目录中,但它的创作者一度是个谜。直到1972年3月26日,一位名叫程坦的老红军写信给周恩来总理,说自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填词者。80年代初,总政文化部派专人采访程坦,结合其他相关人员的证实,才确认程坦就是此曲的原作者。
程坦当时担任红25军政治部秘书长,他感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重要性,就萌生了将纪律编为歌词的想法。1935年10月的某天夜晚,程坦没有睡着,随即翻身起床写作歌词,第二天写好后就去找政治部主任郭述申汇报,后者当即批准将其发表在红15军团的《红旗报》上,歌名为《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音调采用《土地革命歌》(据考证此曲调来自冯玉祥部的《大帅练兵》和《民主立宪》等军歌),很快,这首歌就在红15军中传唱开。
这样一首军队纪律歌,为什么能在军队中代代相传呢?正是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红军战士很快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内容牢记于心,使人民军队真正地领会到如何将军民的血肉联系做到实处,是党和军队赢得人民群众爱戴和拥护的原因之一。
除了“纪律歌”,《新四军军歌》也是革命年代较有代表性的一首。
1939年春,时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的陈毅提议创作一首新四军的“标识性”歌曲,“让全军唱起来,以统一思想认识,统一前进步伐”。

新四军。图源/新华网

4月,陈毅亲自创作一首回顾新四军战斗历程的新体诗《十年》,并交由袁国平、李一氓、周子昆等修改,这就成为《新四军军歌》的曲词初稿。5月下旬,文化队队长何士德谱曲,其中“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一句不断重复演唱。
强调“东进”是由于在1939年2月,新四军根据中共六中全会制定的“巩固华北、发展华中和华南”的战略任务,确定了“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的作战方针。而在作曲定调过程中,何士德经过三次重大修改,最终完成了沉着有力、斗志昂扬的《新四军军歌》。
抗日战争时期,涌现了一大批表现救亡图存、鼓舞士气人心的歌曲被创作出来,比如《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歌》。
抗日战争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持久战,为了巩固军心,我们急需一批凝结斗志的文艺作品来助攻。1942年,毛泽东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倡文艺工作者进一步深入生活、反映生活。参与过这场讲话的文艺工作者牧虹和卢肃,跟随西北战地服务团组织的小分队深入河北平山和山西繁峙的广大农村参加斗争。
1943年日本侵略者对晋察冀边区实行“抢光、杀光、烧光”的政策,那时敌后抗日根据地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服务队到达平山后,朝夕和百姓生活在一起,不仅组织群众生产自救,领导农民开展减租减息运动,还走入乡村做演出宣传。为了反映当时情形,牧虹和卢肃就创作了一部小型歌剧《团结就是力量》。歌剧剧情确定后,大家觉得结束得有些突然,缺乏终止感。在大家的讨论下,由牧虹写词、卢肃谱曲的幕终曲《团结就是力量》由此诞生。
这首歌的精神力量显然已经走出舞台,深入军心。此时正是抗战最艰苦的相持阶段,牧虹和卢肃意识到全社会各种力量共同抗日的必要性,只有团结起来形成钢铁般的力量才能无坚不摧。
而诞生在抗战时期的军歌,要说最经典,当属《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这首军歌也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原名《八路军进行曲》,词作者是诗人公木(张松如),曲作者是郑律成。
郑律成是出生在朝鲜南部(今韩国)的国际主义战士。幼时,他目睹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的奴役惨状后,于19岁来到中国,进入南京的朝鲜革命军政治干部军校学习,并成为以暗杀为手段的反日独立运动团队(义烈团)的一员。同时,他对音乐深有造诣,抗战时期,他背着小提琴去了延安,并在那里谱写了一系列军歌。

影像作品中的郑律成。来源/网络

939年夏,郑律成听说了延安诗人光未然与音乐家冼星海创作了《黄河大合唱》的消息,大受鼓舞。他向公木建议说:“咱们也搞一部大合唱吧!你写一组词,我来谱上曲,叫它《为虎作翼》。”
公木欣喜地说 :“大合唱可以写,但叫《为虎作翼》不怎么恰当吧?”他俩把大合唱的名字商定为《八路军大合唱》。为了突出“八”字,他们决定大合唱由八支歌曲组成。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公木就创作出了《八路军军歌》《八路军进行曲》《快乐的八路军》《骑兵歌》《炮兵歌》《军民一家》《冲锋歌》,加上原有的《子夜岗兵颂》,共八首歌词。
谱曲的工作非常艰辛,郑律成为此精心设计:《骑兵歌》要有马蹄嗒嗒前进的声响;《八路军进行曲》要长短相间,节奏明快,气势磅礴,韵律和谐。延安的条件艰苦,窑洞里没有可用的乐器,郑律成就时常自己打着拍子,摇头晃脑地哼唱。有时围绕窑洞里的一张白木楂桌子走来走去,寻找灵感;有时把脸盆作为敲击的乐器,应和曲调;有时也会和公木一起放声歌唱,细致推敲。就这样,9月初,《八路军大合唱》基本创作完成。
1939年冬,鲁艺学院把这部大合唱油印成册,又邀请郑律成在延安的中央大礼堂指挥专场演唱会,这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从此,《八路军大合唱》在各抗日根据地传唱开来。
其中,由于《八路军进行曲》歌词凝练集中,表达了人民子弟兵不怕困难、英勇杀敌的英雄气概,催人奋进,《八路军军政杂志》刊载了这首歌曲,并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据公木回忆,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肖向荣为此还特意请他们吃了一顿“红烧肉”,这在当时物质匮乏的年代是很高的奖励。不仅如此,1941年8月,《八路军进行曲》还获得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捐助的五四青年奖“音乐类甲等奖”第一名的成绩。

 

《八路军进行曲》军歌嘹亮。来源/网络

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国民党撕毁和平协议发动内战,9月30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我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武装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为适应新形势需要,《八路军进行曲》被重新填词为《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将“我们是善战的健儿”改为“我们是工农的子弟”,将“坚决抵抗”换成“英勇战斗”,新的歌曲从此更切合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使命。

1949年,《人民解放军进行曲》被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演奏曲目。1951年2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颁发试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草案)》,再次修改曲词,将《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改名为《人民解放军军歌》。1953年5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重新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草案)》,又将其改为《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965年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1988年7月25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从此,这首歌曲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重要军歌。
和平时期的军歌意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军歌的意涵除了鼓舞士气、标识军队以及肃明军纪外,还多出塑造军人形象、歌唱军民团结、颂扬英雄榜样等意。
创作于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我是一个兵》《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体现出我军在国际战场中的英雄气概和战斗精神。而在表现我军风采的军歌中,还有一首堪称军队“拉歌之王”,那就是《打靶归来》。这首歌作于1960年,歌词作者牛宝源原本是辽宁省北镇县一名仅读过小学的战士,1959年3月,他跟随部队来到大连海滨一个名叫黄龙尾的地方搞实弹射击训练。一天傍晚,他看见一批戴着大红花的战士扛着枪,拿着靶牌,高高兴兴从靶场归来,于是就创作了一首小诗: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清脆的枪声满天飞。”

后来,这首诗发表在《部队文艺创作选》中,1960年初,被部队一名业余作曲家王永泉注意到,遂添入四句歌词,又将“清脆的枪声”改为“愉快的歌声”,进而谱就我们今天熟悉的《打靶归来》。这首乐观向上、淳朴自然的军歌,将基层官兵生动活泼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雷锋旧照。来源/网络

在传唱先进、歌颂典型的军歌中,“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为学习雷锋而作的《学习雷锋好榜样》在歌词中书写了雷锋精神,并将歌曲写得鲜明、简捷、易于学唱,使得坚定明快的曲调中,透出一种淳朴的美感。
同时,和平年代的军歌也肩负着传承军魂的使命。1960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文工团成员肖民与张永枚,来到了星星之火点燃的地方——江西省井冈山深入生活。他们深感红军在艰苦的环境中,以百折不挠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念坚持战斗的精神需要传承下去,便合作创作了歌曲《人民军队忠于党》。歌曲被刊在《解放军歌曲》后,迅速流传开来。
当然,和平年代下的军人情感也受到了创作者的关注。此时,军歌中出现一些反映军人朴素情感的抒情歌曲,比如《小白杨》《说句心里话》和《咱当兵的人》等。
1984年,作词人王晓岭曾在云南省麻栗坡县的老山前线同敌人作战。十年后,他又回到了老山前线,看到昔日曾在“猫耳洞”中共过患难的战友躺在了烈士陵园的墓碑下,崇敬和感怀之情油然而生,创作出了歌曲《一样不一样》的歌词。最初版本的曲调是抒情风格,效果并不让人满意,于是王晓岭又找到了作曲人臧云飞,这便有了我们今天听到的《咱当兵的人》。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歌曲《小白杨》记录了1969年6月10日,一名来自江苏的支边青年孙龙珍在反击外敌入侵战斗中不幸牺牲的故事。同年8月,新疆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授予她“革命烈士”称号,追认她为共产党员,并将其葬在曾经战斗过的哨所旁。
1983年,在哨所服役的战士程福胜回家探亲,向母亲讲起孙龙珍烈士的故事,还说烈士墓旁孤零零的,连棵树也没有。程妈妈听后,在其返回部队时,就交给他十棵小白杨树苗,让他栽种在烈士墓旁。当时,为了给树苗浇水,战士们刷牙不用牙膏、洗脸不用香皂,争取节约每一滴生活用水,但最终也只有一棵小白杨活了下来。这一故事最终写成的《小白杨》,也成为颂扬军人“扎根边疆,无私奉献”的真情写照。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从革命年代走到今天,经典军歌始终秉持着“为人民服务”的题中之意传唱至今。2013年3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新时期的强军目标:要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为此,展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时代精神的军歌应运而生,那就是《强军战歌》,看看这段视频,真的气势如虹——
无论什么年代,这些穿越时空而来的军歌进行曲,承续了历史中为人民而战的题中之意,加之铿锵的节奏、上口的旋律、坚定的歌词,令唱者为之感佩,听者为之鼓舞,才会久久传唱不息、总能鼓舞人心。

参考文献:

李诗原:《军歌史话》,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10年1月版。

陈杰:《歌谣与政治:鄂豫皖苏区革命歌谣研究》,郑州大学2019年博士学位论文。

曾琳智:《音乐在公共外交中的运用研究》,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博士学位论文。

陈彧,王祖奇:《〈新四军军歌〉歌词历史内涵的挖掘与解析》,《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第39卷第6期,第26-29页。

彭凤,黄力军:《我国军歌的历史演进》,《文史杂志》,2014年第6期,第92-96页。

王岩:《论俄(苏)歌曲对我国抗联歌曲的影响》,《人民音乐》,2011年第7期,第52-53页。

张丹晔:《前苏联军乐浅谈》,《北方音乐》,2013年第11期,第33-34页。

李人亮,刘丽丽:《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群众歌曲与中国抗日救亡歌曲的比较研究》,《艺术教育》,2016年第10期,第68-69页。

杨慧娜:《20世纪前60年中国社会中的苏俄音乐文化》,天津音乐学院2006年硕士学位论文。

韩增林:《军旅歌曲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研究》,国防科学技术大学2013年硕士学位论文。

唐小芳:《抗战歌曲凝聚中国力量研究》,湖南科技大学2018年硕士学位论文。

刘兆洋:《中国现代军歌歌词修辞特点研究》,天津大学2018年硕士学位论文。

刘焱:《刍议军歌的历史地位与时代魅力》,《文教资料》,2011年第34期。